我从哪里来

爱过,不后悔,孩子不是我的。
挖坑填不填,全靠一份缘。

小白菜和天山雪莲

 

这是一颗小白菜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颗小白菜,后来它长大了,后来它死了。


“卡卡卡!”猞猁听不下去了,团了把手上的野草,戳戳小白菜的叶子,“现在还没开始下雪呢,你脑子冬眠的是不是有点早?”

“你才脑子冬眠了!”小白菜反击,消极托腮的那匹小叶子收回来,刷刷刷往猞猁脸上就是几把灰。

“好好说话!你怎么还动手呢!你不要欺负我不吃素!”


“……”


被它这一吼,小白菜还真怏搭搭回去了,小叶子软软塌塌,边缘还有点发黄,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猞猁又心软了,指甲缩起来拿肉垫去戳它。

“嗨嗨嗨,怎么了嘛?”

小白菜沉默不语。


“是雪山的动荡,还是兔子的偷袭,让你如此的沮丧?”

小白菜毫无反应。


“……”


“请问美丽优雅的小白菜,是什么不懂事的麻烦找到您了?忠诚的猞猁骑士……”

“你知道的哦。”

“哈?”

猞猁有那么一秒钟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冬眠了,怎么字他好像都知道连在一起他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了呢?


这是个什么逻辑?


“我不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什么?”

“我是小白菜啊……”小白菜双叶子托腮。

“我知道啊?”猞猁努力聆听。


“我是说。”小白菜加重语气,停顿三秒,严肃道:“我是颗小白菜啊。”

“???”猞猁懵懵懂懂,“我知道啊,所以我才经常帮你赶兔子怕你被啃秃啊。”

“嗨……”小白菜更沮丧了,它低下头,叶子包着叶子,就像一颗包菜,又矮又圆,沮丧极了。

“我一直以为,大家都是一样的小白菜。”


“嗯?”猞猁没有感情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诚恳听它讲话。

“前天有人上山上来,我听到他们说,这里有很多天山雪莲,很值钱的,包治百病……”

“但我不是……”


它低下头,语气萎靡。

“我是颗白菜,按斤卖可能值一块五。”


“这是谣言,你别听他们的。”猞猁诚恳道:“天山雪莲要是能包治百病那生物制药专业早就倒闭了,大家都回去种雪莲了还辛辛苦苦读什么书啊。”


……


“你好烦啊!”小白菜又生气了,它大声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我是说大家都是很珍贵的天山雪莲,只有我不是,我是颗按斤卖就值一块五的小白菜!”

“嗨……终于说出来了。”猞猁摸摸小白菜的头,轻轻哄它,“就因为这个嘛?”

“这个问题还不够糟糕嘛……”小白菜觉得很委屈,它在山上好久了,一直都和大家在一起,大家平时看起来都是绿油油的,它只会悄悄关注谁的叶子干了一点谁的边缘打卷了谁被兔子啃秃了。有时候会悄悄在心里为了自己绿油油的小叶子比别人有光泽偷偷开心,有时候会因为和大家一起聊天晒太阳觉得很自在。因为大家都长得差不多,也不能自己变换位置,它从来没有考虑过,原来大家是不一样的。


现在猞猁蹲在它旁边,胸毛暖暖热热的,它很委屈了,缩在里面有点想哭。

“为什么我非得是一颗小白菜呢……”它苦恼又悲伤。


猞猁揉揉它的菜头,柔声耐心道:“那你到底是为了你是一颗和大家不一样的小白菜而难过,还是在为自己只值一块五难过嘛?”

“我……”

小白菜抬头,又低头,欲言又止,还是很沮丧,对着大地幽幽开口:

“我这两天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不能是颗雪莲呢……”


不管是值一块五还是十五万,一无是处还是包治百病,这其实都不是很重要,它只是想:为什么它不能和大家一样呢?


“诶……”猞猁叹气,然后问它:

“那你讨厌我嘛。”

“哈?”小白菜抬头,没有太明白猞猁的逻辑。

“我是只猞猁,这个我一出生我就知道了。我不怕冷,能跑能跳,兔子见了我怕的要命,但是我一出生,妈妈就告诉我一件事。”

“无论是一只多么优秀的猞猁,遇见了雪豹,都要躲着它。”

看着小白菜不解的双眼,猞猁也笑了:“就像我们猞猁吃兔子,雪豹也会吃我们啊。”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可做雪豹就是万无一失的嘛?”


他摇摇头,“也不是的。最敏捷的雪豹也许也会被狼群攻击,可就算是最凶猛的狼群,也可能被火枪击毙。”

“天山雪莲包治百病虽然是个谣言,但因为这个谣言,它们之中的很多,根本没有到长大的年纪,就早早被摘下来拿去买卖了。”

小白菜不说话了,猞猁摸摸它的头,继续道:

“所以并没有什么物种的身份是完美的呀。”

“你不会因为我不是狼或者雪豹就不和我做朋友,拿你当朋友的人也早就知道你是小白菜了啊。”

小白菜眨眨眼睛,微微仰头:“可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这样想的啊……”


“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都是这样想的,但是你不高兴这件事是你左边最近的那颗天山雪莲告诉我的哦。”

“它说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做回从前那颗快快乐乐和大家在一起的小白菜。”

猞猁低下头,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和小白菜贴在一起,轻轻哄它:


“也许真的有雪莲介意你是颗小白菜,那你就不要和它做好朋友嘛。”

“小白菜和喜欢小白菜的人做朋友就好啦,我就很喜欢小白菜,你是我在这里见到的最好看,最可爱,最让人开心的小白菜啦。”


“你没骗我嘛?”小白菜将信将疑。

“不骗你的,骗你我今年冬天都不吃兔子。”


所以这还是一颗小白菜的故事。从前有一颗小白菜,它长在天山雪莲堆里,和天山雪莲们一起,度过了属于小白菜的一生。










这个是和一个朋友聊天突然提到的梗,可惜他不玩老福特哈哈哈


但虽然他看不到,我还是想说一点点吧:这个世界上的天山雪莲和小白菜相比总是少数的,就不要为自己是一棵小白菜而难过啦。白菜总是大多数的,峰顶的面积毕竟很小,如果是棵白菜,就找个自己喜欢也合适的地方,做棵开开心心的小白菜嘛。

而且假如你发现你身边都是天山雪莲,那最大的可能其实是:

你也是一颗优秀的小白菜啊~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我从哪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