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哪里来

爱过,不后悔,孩子不是我的。
挖坑填不填,全靠一份缘。

文评to《刀头舐血》by查无此人

原作指路@查无此人刀头舐血

———占24htag致歉,非常抱歉打扰大家,先祝各位新年快乐!



写在前面,我看同人也就几年的时间,看的也许不算多。但这篇文章无论放在哪里都称得上佳作,人物塑造之丰富立体,情节安排之跌跌宕起伏,无论在哪个圈子,甚至放在原耽里都毫不逊色。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现代au就视之为畏途,明珠暗投无论于作者还是于读者而言都太可惜。

以上,以下是我罗里吧嗦没有什么精华的文评正文,言辞粗鄙,我这个水平不能表达出原文原作者魅力之十一!所以!请大家务必看看原文!


1.阅前预警

关键词如下:架空警匪,边缘人物,丰富性-爱描写,尺度大,有强制,R360,涉及阴暗面描写,双方非完美人设

2.我从不驴人

只要你点开,绝对不后悔。通篇故事情节之跌宕起伏,人物塑造之丰富立体,描写叙述之流畅巧妙都是绝对客观意义上的好。

3.文盲读者在线带您瞎品全文

全文一共四万多字,讲述的是一位情报贩子和一位人民police一见钟情的故事。

有多一见钟情呢?一见钟情到多年没法拥有性生活的旭凤一朝天光乍破,枯木逢春。


“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旭凤轻轻拽了拽那根马眼棒,随即满意的得到了一声闷哼,他爱恋的捧着润玉的脸,深情款款道,“对你做这些,自然是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当然润玉这个时候还是个正常人思维,正常人思维面对一个这样的人,怎么也没法接受。

润玉有些心惊,这人怎么还能露出如此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他不由反驳,“这是不对的,没有人会对喜欢的人做这些!” 


当然就我个人看来,整篇文章都是一个破而后立的过程。先打破,崩塌,一无所有,再重新建造。这不仅仅是故事线上的进展,两个人的感情也是这样的。从双方的任何一方中,这段感情都不是从萌发开始的。

它是从崩塌开始。


润玉咬着牙,忍耐着体内密密麻麻的骚痒,隐忍道,“你都不了、了解我,怎么会呃嗯……喜欢我……” 

旭凤啃着他的锁骨,无所谓道,“我现在就在了解你。” 他脑子里一团浆糊,居然开始口不择言,“要说了解,你比唔……这些东西还不如!” 

话音未落,天翻地覆,润玉后知后觉自己被旭凤甩在了铺了软垫的地板上。 

“我不喜欢你这种说法。” 


全文中旭凤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气,并不是因为润玉的反抗和不配合,而是因为他戳到了他的痛点。尽管他可以死乞白赖,空口白话,满嘴跑火车。但在润玉陈述事实时,他没得反驳。

事实就是事实。

无论他们的关系也好,还是他所做的事情也好,一切都是从不合常理开始的。无论他做得多么的理所当然,始终无法改变现实。


现实要靠什么改变呢?


时间。


他们保持这样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在一起生活了一年。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很奇妙,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诞的和谐。这一段和谐甚至保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在一片荒诞与崩塌的开始中逐渐往平面上的正常化走过去。他们在一起生活,这个事实好像逐渐被两个人接受了。

可润玉是个jin察。

他没有忘记过和旭凤的约定,事实上旭凤也没有忘记,但他在等待,润玉却等不及了。

他悄悄跑出去报警,告发了酒厂。


这是旭凤第二次对他发火,对他的一切动作好像回到了刚刚开始的时候,性 虐,囚禁,无休止的折腾。但这里和第一次不一样。

第一次他生气是因为润玉戳中了他的痛点,知道他可能被人盯上,害怕自己不能保全他,气愤他自作主张。

他担心他。


所谓一劳永逸,当然是釜底抽薪。


一番荒唐作为后,留下钥匙和银行卡,他出门去了。


他站起来去衣帽间换了身平日里最爱穿的黑色运动衣,回来时把一串钥匙和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卡上贴了一串数字,看上去应该是密码。

“晚上我要是没回来,”旭凤蹲下身打开手铐,把遮在润玉眼前的碎发撩到一边,语气堪称温柔,“拿着卡,爱去哪去哪,出个门而已,不是事。”


他走之后,润玉昏昏沉沉,做了个梦。他梦见旭凤安然回来,和自己道歉,说对不起。

从心底里,他对旭凤已经有期待了。他怕的东西太多,怕黑,怕冷,怕饿,怕夜深人静,怕寂寥无声,怕被人抛弃。讨厌把他扯到这地方随意玩弄,又丢在黑暗里的旭凤。

他害怕被抛弃。

后面鎏英伙同旭凤假死骗他,虽然很快被识破,但他心里清楚,他对旭凤产生了依赖。

比起旭凤的各种折腾,他更怕他突然离开。他不仅在一个男人身下被迫打开身体,还心甘情愿的喜欢上了他。于理不合,却别无他法。

谁能控制自己的心?

旭凤也不能。

他在这时候,听润玉软硬皆施,说要离开他,劝说他两人分开时,内心跳出来一句不经思考的话:


旭凤说着说着,顿了顿,仔细思考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

在他心里,润玉已经那么重要了吗?


润玉在他心里就是已经这么重要了。

所幸旭凤接受度一向很高,他坦诚接受了自己的心意,决定真的好好和润玉一起过日子。


事与愿违。


事是一定要与愿违的,因为润玉是润玉,是一名人民jin察。

他因为童年的经历才希望成为一名jin察,希望没法被拯救的自己能救一救别人。

可他却成了变相的刽子手。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旭凤不知道那早上他放在桌上的钥匙已经被润玉印了模子从而发现了证件,润玉也无从得知旭凤到底和哪些人,做了些什么交易。

但他知道,旭凤为了自己所做的那些交易,会让多少葬送别人家庭幸福的恶徒逍遥法外,会让多少幕后黑手继续在权力宝座上作威作福。旭凤不明白,他也不能让旭凤明白,可无力感和挫败感深深抓住了他,他在在旭凤这里被崩塌了一次正常世界观之后,自己的信念也崩塌了。


不能维护他曾经向往的光明与秩序,甚至无意中可能做了饮血者和刽子手。


无能为力,木已成舟。


木已成舟,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他是这样想的。

菜市场只是一个契机,他刚好要谈,对方刚好要绑他,这诡异的默契,他可能冥冥之中觉得是命运使然,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

但旭凤绝不会就此放手。


他追上来,想问问润玉为什么从前回来了这次却又要逃,想问问他为什么答应了他试一试又要反悔。他本来又生气又有千言万语,可这都在润玉为他挡了朝着他的那颗子弹的时候湮灭了。


一个人如果不爱你,怎么会心甘情愿为你死。

可是一个人如果爱你,他为什么总不肯和你在一起呢?

甚至生死关头,神志不清,万事不求,唯求一死。


“我在,”他稍稍贴上前些小声问道,“是不是疼的厉害?还是觉得冷?”

旭凤视线有些模糊,便赶紧偏头用肩侧的衣料擦掉淌过眼睫的汗珠,继续哄道,“马上就到医院,一会就不疼了,没事的。”

润玉没听见似的,有些迟钝的动了动半睁着的眼睑,又咳出口血,缓了口气才合上眼说,“别……忙了,死了……干净,你、你让我……走”


冒险将润玉送进了医院,坐在门外的旭凤千思万绪,设想了诸多种种,好的坏的,不好不坏的,想润玉和他的未来,想润玉没有遇见他的从前,想来想去,最后他想:


他放润玉走吧。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们本来就各不相干,如果润玉最大的愿望是走,那他就放他走。


他真的走的干干净净,等润玉醒过来,除了一栋房子,一无所有。

人去楼空是不是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可人非草木,一旦动了心就是全都变了,一颗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心又怎么能拥有和以前完全一样的想法呢。

他辞了警 职。

他等了旭凤一天。


有些人很奇怪的,你讨厌他的时候他好像快牛皮糖,扒不掉甩不开。但说走就真的走了,你怎么也找不回来。

一厢情愿的插入你的生活,又一声不吭的离开。


他讨厌旭凤。


直到他回到老家,翻出父亲的照片,发现另一个秘密,才知道自己错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离谱。

旭凤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旭凤接近他也许就是为了报复他?

他却真的爱上了旭凤。

从这一段完全不合理的开始的缘由里,从这一段畸形荒诞的关系里,从这一年多的朝朝暮暮的相处里。

润玉来到了他的第三次崩塌现场。

世界观,信念,信仰,一个人所有拥有的所有认知和思想在他这里几乎被打破了个遍。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样可悲又可笑,荒唐透顶的人?


如果旭凤不跟来,他未必承受的住。


但是旭凤是谁?他是牛皮糖啊!

他不仅跟来了,还慷慨陈词,软硬皆施,有理有据,故技重施,把润玉搞定了。


“你是不是想用我来报复你父亲?”旭凤眼里带着笑意,问,“在他们的屋子里,让他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乱伦。”

小心思被轻易勘破,润玉一顿,又跟旭凤说了声“对不起”。

“不用道歉,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旭凤抓住他的手在手背上亲了一口,说,“我倒是不介意,人死如灯灭,他看不看得见都说不定呢,我只是怕你疼。”


他从来都分外清醒,眼里心里都只有润玉一个,只要润玉接受他,其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说啦,是只要润玉接受他。

因为就算是旭凤这样的牛皮糖,也会害怕和患得患失。


旭凤收敛了情绪,听他的没有动,但心却凉了一半,“你实话说,是不是还是不乐意和我在一起。”


他可以跟着润玉,可以把没道理讲成有道理,可他心里其实很害怕,害怕事到如今,润玉还是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当然,这是一个结局完美的故事,润玉不仅愿意,还身体力行验证了他的愿意。

他们在一起了。


讲道理这篇文章我一口气读完的时候可能读了大半个小时,一路上有不知道多少次觉得他俩要be,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问就是查太是神仙。她的剧情线和感情渐变的把握也好,具体的描写也好,都是一种更类似举重若轻的感觉,很多时候插科打诨,但其实比正正经经正经还正经。说细腻又比细腻要清淡一点,说调侃好像又好像构思更仔细严谨。人物塑造也是,开头出新,而后无论是旭凤和润玉的身份关联,还是两个人从小到大的背景描述,都有一种荒诞对比的张力美在里面。

但是我真的……语言十分匮乏……根本不知道怎么夸orz…但那种冲击力,环环相扣的紧张感,相信我,读了你才明白,我是说不明白的orz

想要不剧透的写文评,这是我的初衷。最后的结果:哪里还管什么剧不剧透啊想到哪里是哪里啊喂!

我言辞匮乏,从我的文评里难窥得正文之张力与冲击力之十一,所以!

看正文啊朋友们!!!


难以想象这篇文评我拖了多久,当然首先是真的很忙,没有什么时间。这半年来也算是经历了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各种事情从五月份开始就应接不暇,几乎没有停过。其次,说实话,我并不是真的那么没有时间。而且我怂,迟迟不敢动笔。

从五月份开始?好像是吧?也许还要早一点?我突如其来的很想看警匪au,但tag下怎么也没有找到,我自己又没充分的时间精力构思创作,然后我就把目光投向了一位文笔故事情节把控俱佳的太太。

没错,我就是这么厚脸皮。

讲道理那时候我和查太还不算太熟?但凭借我矢志不渝,死缠烂打,她终于遭不住,答应我了。


后面一边写一边改到大家最后看到的这个版本也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以至于我写这篇文评的时候,这一年都马上过完了。


我挺对不住查太的,因为我一时兴起,就和她瞎逼逼,结果后面构思落实全都是她一个人在搞。八分之一冰山理论真的十分靠谱,你们无法想象一个负责任的作者为了理顺逻辑和避免专业描述错误要查阅多少资料,而最终展示出来的不过一星半点。

我没有抱怨热度和付出努力不成比例的意思,二次元创作,大家都是为爱发电,没什么好不平衡的。可是说到底是我选了这个不好把控的题材,我一个人一时爽,而无论是后来继续完善的压力也好,零星反响不高的反馈也好,都是查太一个人在扛。

就说说我有多不靠谱。


就同人这件事,大家各有所爱,本来不应该把自己的喜好和感官强加给大家。但我的喜好是主观的,神仙太太和神仙作品是客观的。诚然一切随缘,不能强求。但是对于好的作者和作品,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看一眼。

不亏,真的。


嗨,文评到这里就结束了,以下夹带私货瞎逼逼预警:


打开lofter看见很多太太的年度总结,我没什么好总结的,2019年最大的收获是从旭润这个cp上来的,遇见认识了非常非常多厉害的,以前一直觉得远在天边的作者,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追星成功的小迷妹,喜出望外,时常觉得自己在做梦。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希望大家开开心心,新的一年,一切都好。


感谢你读到这里,祝大家2020一切顺利。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我从哪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