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哪里来

爱过,不后悔,孩子不是我的。
挖坑填不填,全靠一份缘。

一天我醒来这世界上只剩下霸道总裁



 

“我翻开每一本书,这里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霸道总裁”几个字。我不敢相信我5.2的矫正视力,翻了一本又一本,从天亮翻到天黑,脚下的书都垒成了高高的书山。我脚底不稳眼前发黑,从书山上摔下,揉着我未老先衰的腰,望见了那山一样高一样厚的书墙。

那丈把高黑压压的书墙,从下往上看去甚似一只巨大的牢笼。

那牢笼的每一根栅栏上,都刻着两个字————————————————————

潮流。”


 


 

1.


 

我是一个文字工作者。


这句话太官方了,换个具体的描述,我是一个和某知名出版社签了约,每一两年固定出那么一本书,但销售量始终无比惨淡,靠着微薄的有点可怜的固定工资谈生活的无名作者。

藉藉无名我本人,平平无奇我作品。

你说粉丝?

可能有吧?曾经我还在线上连载的时候曾经有几个还愿意看我写点东西的读者,自从开始出版,既没有什么名声,又没有什么特色,几乎再也没有收到过什么回应。


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表明,我一觉醒来被自称是我经纪人的男人叫醒,再迷迷瞪瞪地被带到据说是我的成名作的第十次再版的签售会的现场,我整个人内心迷茫远超过了激动。
 

这是哪儿?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甚至还遥遥望得见门外仍旧接连着的似乎没有尽头的队伍。

我眼前有点发黑。



2.


 

我叫李有声,四十一岁,9102年全年最畅销作者,出道二十年,著作无数,粉丝千万,书迷如云。


这是我的经纪人告诉我的。

很奇怪,他并没有通过任何声音或者网络传递的方式,这些话却突然清晰地显现在我脑海里。与之同时浮现的,还有他没有错处的完美笑容。

“李老师!可以…可以给我多签一个名么?”

面前是个女孩子,看样子还是个学生,很年轻,也很有活力,眼睛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崇拜和激动。

“……好啊,当然没有问题。”

我回答道,没有哪个作者能拒绝真正喜欢自己作品的人,我也不例外。看她激动的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我示意她可以坐下,边问她:

“签在哪里呢?要什么内容?”

“这里!”

她兴奋的抬起自己的左臂,激动的有些语不成句:

“左手……左手上臂……可以么……”

我听见后面排队的粉丝们一致的吸气声,虽然不明所以,但一股难以言说的力量推动着我进行接下来的东西,我推了推眼镜,问她:

“没有问题,那要写什么内容呢?”

“太好了!”她高兴极了,眼里满含泪花,颤颤巍巍把自己的手臂往前挪了挪,说:

“女人!你是躲不了我的!”


……

这下轮到我倒吸一口凉气。


 

从一个古板作家的角度来讲,这句话有点难登大雅之堂,说人话就是我实在说不出口,也没法下笔。也许是看出了我犹豫,那个女生本来就含着的泪花彻底跌出眼眶,她哭着说:

“李老师……我……我从您第一本书开始就特别喜欢您……能有你成名作的金句的签名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哦,成名金句。

等等?

我的?成名作?金句?

那股难以言说的力量又出现了,它促使我转头。我的经纪人脸上正挂着完美妥帖的笑容,如同他被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和整整齐齐的礼服四件套以及口袋里叠的精致整齐的纸巾。

他朝我微笑,点头,声音平稳而好听:

“是您的成名作《总裁的麻辣小娇妻》里的名句,李老师。”

他似乎对我的表现并不意外,但他的笑容看得我有些头晕,因为他虽然没有讲话,一句命令却在我的脑海里快速反复的响起:


按她的要求签。

我的手不受我控制地拿起了笔。



 

3.


 

这场签售一直签到深夜,等人群都散去,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公共交通是不能行的,我的经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我很累,在门口想拦个车回家。


可我一辆出租车也没有看见。


街道上车水马龙,加长版的林肯,粉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车头拿深红的玫瑰摆出I Love u 字样的法拉利,和敞篷的,正停在我面前的兰博基尼。

一个年轻男子坐在驾驶座上,他面容英俊,一双眼睛像是世界上最名贵的黑曜石,凌厉而危险。坐在他副驾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很普通的长相,但是看起来很舒服。男人挑起女子的下巴,不顾女子的挣扎一把把她压在副驾驶座上。他邪魅一笑,无比魅惑的声音在女人耳边响起:

“女人,你是躲不了我的。”

我终于看清楚了,加长版的林肯里坐着一位同样年轻英俊的年轻人,后面是个抱着孩子正小心打量他的女子。粉色的劳斯莱斯后座里两个人像是醉了,身体几乎交缠在一起,法拉利身后还有几十辆同色系同型号的车,每一辆上都用红玫瑰摆着  I Love U 。

“你逃不掉的,五年前我就是对你太心软,这个孩子是谁的?”

“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是谁的人……”

“在遇到你之前我遇见过很多女人,但只有遇见你我才知道心动的感觉。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也不要你觉得,我是来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的女人。”

明明隔着车窗,隔着街道,甚至隔着建筑房屋,许多相似的话却完全不被阻挡的冲进我的脑海里,我头痛欲裂,不得不暂时蹲下来。我这时才注意到,这里根本没有别的人,只有类似形式的表白恋爱双方和他们的孩子。这里没有公共交通,没有出租车,没有快餐店没有商场,只有豪车美女,和传闻中的霸道总裁。

那我是谁呢?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4.


 

周围突然安静了,我睁开眼,头痛的没有那么严重了,我慢慢起身,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自己的书房里。这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柜,占据了整三面墙,上面整整齐齐的,是几十版十几本书。


 

我抽出一本,封皮上是一位英俊的男子和一位美丽的女子,《总裁的麻辣小娇妻》八个大字跃然纸上,我随便翻开,就看里面写到:


 

「他凤眸一暗,反手将女人推到在床上,按住她挣扎扭动的身子,掏出他早就准备好的万年墨,在白嫩如同莲藕的左臂上写下一句话。

写完笔被他随手丢到床下,他附上女人的身体,在她耳边魅惑说道:

“女人,你是躲不了我的。

左臂靠近心脏,他要把这个人烙上他的痕迹,让她从内到外彻底臣服于他,再也没法逃出他的手掌心。」


 

我觉得有些冷,我匆忙把书放回书架上,又抽出另一本,是《千金?你偷走了我的心》,又抽出一本,是《豪门夫人带球跑》,再一本,是《总裁?今晚的月色真美》

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疯了一样地把书架上的每一本书都抽出来,它们大同小异,异曲同工,封面华丽排版精美,我却焦急得想流眼泪。

我要找的东西呢?它去哪里了?

我翻开每一本书,这里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霸道总裁”几个字。我不敢相信我5.2的矫正视力,翻了一本又一本,从天亮翻到天黑,脚下的书都垒成了高高的书山。我脚底不稳眼前发黑,从书山上摔下,揉着我未老先衰的腰,望见了那山一样高一样厚的书墙。

那丈把高黑压压的书墙,从下往上看去甚似一只巨大的牢笼。

那牢笼的每一根栅栏上,都刻着两个字————————

潮流。


 

5.


 

我彻底瘫坐在地上,我被困在这笼子里了。我再也找不到除了霸道总裁之外的只字片语,甚至我努力回想我曾经写过的那点东西,一点都没法回忆起来。

好像我真的,就是一个专长写霸道总裁系列文学的作者,我粉丝千万,书迷成群,前呼后拥,万人空巷。

不对。

不是这样的。

理智在这个荒谬的世界中仿佛离我远去,我看着着这漆黑的高大的牢笼,它俞高,我俞矮,高矮之下,我渺小好似蝼蚁。偏我心头灵光一闪而过,轰隆轰隆,掷地有声,像夏天暴雨前,黑压压的云头下暗藏着的惊雷。

哐——————————————

我一头撞在了栅栏上。


 
 

6.


 

乌云散去了,栅栏也不见了,书山退开,我的经纪人踏着一片狼藉走过来。

他形容整洁,纤尘不染,看着我的眼光里满是不解和同情。

“为什么呢?”他问我。

为什么呢?

在参与写作的这二十几年里;在销售惨淡难以入眠的许多个夜晚里;在面对编辑的压力和冰冷冷的现实在灯下奋笔疾书或敲打键盘的许多个时刻里。

我都曾经问过我自己: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依着编辑的框架来写?为什么不挑一个受众明显更多的题材?为什么不迎合一下读者的喜好,写更多更多人愿意看的故事?

为什么要置自己于这样的境地。

我想过的,我曾经尝试按着编辑的框架,曾经尝试写热门的题材,可笔下刷刷写过十几页,却纷纷进了垃圾桶。

我不可以。

我可以安排情节,使用套路,遣词造句信手拈来,可我不能欺骗我自己。这样的东西对于我来说不是写作,只是翻模。

从我最开始接触写作的那一年起,从我最开始有一点儿知道什么是文字开始,我心底就已经有一朵小小的花了。

事实上,每个人提笔人心里都有朵花。

不过有些人的色泽艳丽,有人的芬芳怡人。

还有人和我一样,平平无奇,既没有香味,也没有色彩。

这是多么普通的一朵花啊,可这就是我,我爱惜它的心情不比任何鲜花的主人爱惜自己花朵的心情少。

我挑灯夜读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充满希冀地埋下暗线的时候;我勾画情节刻画人物的时候;我写至情深处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如泣如诉不绝于缕的时候;我写至高潮处于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石破天惊乍出万丈光的时候。

因为这样的快乐和力量,我觉得我可以提笔一直写下去,四十一岁不是我的尽头,六十六岁,九十九岁也不要是。


我终其一生,不怕老去。


7.


 

“我叫李无声,我今年九十九岁,我一出生就会写字,我粉丝千万声名远扬,我热爱我写过的每一个故事。”
 

“以上五件事里,只有一件是真的。”


 
 

8.


 

窗外鸟语花香依旧,我从我二十平米的出租屋里醒来,把桌子上编辑拟好的大纲和合同放进了抽屉底层。


 

9.


 

世上花有百样红,人间琳琅满目,本来就是给人选的。

我选我自己。

即便很快就会被人忘记了。

也许是被霸道文学熏陶到了,我福至心灵,耳边响起一句台词:


“来过,爱过,不后悔。”


能提笔写字,我由衷快乐。


 



 




 



 

——————————————————————————————————


 

Ennmm对不住,参加活动让大家来看我吐槽。

评论 ( 43 )
热度 ( 1387 )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 我从哪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