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哪里来

爱过,不后悔,孩子不是我的。
挖坑填不填,全靠一份缘。

天下第一


这江湖人,分聪明人和傻子,和聪明人谈事情事半功倍,你说一他就能反三,只要条件给得够,没什么做不成,省事得很。这傻子呢,油盐不进,你一而再再而三劝说试探,他不为所动,硬当你是个摆设。


眼前这个可是傻得够了。


纵然秀才今年也还不到三十,但凭他阅人之广可以断定:这个人,绝对是天下第一的傻子!


至于聪明秀才为什么个这个第一傻子纠缠,那说来话长。众所周知,官府掌白道,江湖走黑道,本来是息息相关,又相安无事的。然而新皇即位,皇帝年纪小,诸王不安稳,带着自己大大小小有关系没关系的江湖势力也动荡得不行。大家平日里说得好听一点叫势均力敌,难听一点叫你断我一只手我就废你一条腿,两败俱伤,不如不打。


但现在不一样了,新皇即位,藩王割据,平时那点小心思这时候被放大百倍千倍。金银财宝,良田美女之诱惑何其之大,谁人不贪谁人不私?这平静了几十几百年的江湖,竟然自发自主的抛出个消息来:


“擂台比武,胜者为主。”


他们要选个武林盟主出来。


上面的人乱七八糟得搞,吃苦的还是百姓罢辽。眼见民间杀人越货之事越发常见,高官望族坐朱门吃肉喝酒,瞥一眼道:


“哈,又死了人啊。”


“难怪今年猪肉都涨价了。”


事到如此,不出来一个人压服众人,民间怨声载道,这天下不易主都不像话。


秀才双十年华中的秀才,后来得益于顶头官员照顾提点关照,三十快到,还是秀才,一袭蓝布衣都洗的发白。


深知人情冷暖,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自己寒窗苦读十多年,抵不住人家考官家里一把银票,痛定思痛,见街上有人重金求说客:


劝之参加比武者赏纹银百两,比武获胜后加给千金。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啊!


反正自己一穷二白,也没什么好输的,秀才想到这里,雄赳赳气昂昂,揭了榜往县衙一站,胸有成竹。


我可以我能行!


屁!


丢掉读书人那点文雅秀才几乎能把人骂死,难怪这个告示贴到现在,这业主他根本是个木头!


“你应下来,可得良田千亩,宫殿百顷,粮食成山,碧瓦飞甍,安身立命再无后顾之忧。”


……


“你应下来,可得如花美眷,妻妾数十,个个柔情似水,闭月羞花,人间极乐,无穷无尽?”


……


“你应下来,事成之后,侠义之举天下人皆知,从此受人尊敬崇拜,天下第一名号唾手可得,武林盟主宝座如探囊取物!”


……


秀才觉得自己即将把口水说干,内心把这油盐不进的毛头小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他吞了口口水润润嗓子,心里逐步走向放弃,又想到使命未达回去黑压压那一片上司,劝导方法逐渐自我放逐,不抱希望地把角落里积灰的那一套圣人大道理都打算拎出来过一遍。


他拱手拜倒,恳切道:


“古人有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公子一身武艺,纵然能在乱世之中独善其身,但天下泱泱万民,无力自保者何以千百计?公子就能毫无恻隐之心,眼见他们献身洪流波涛之中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区区不才,替天下百姓求公子!”


这一番陈词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因为和这小伙子磨得太久,累得不行,说到后面高昂之处声音竟然有些发抖。秀才埋头又问候了一遍眼前的木头人,眼睛都睁酸了,这种冠冕堂皇之言辞他虽不抱希望,还是抬头想瞄一下这人的神态,一抬头,发现这人也正呆呆望着他。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呆呆重复着这两句话,看向秀才的眼睛黑漆漆的,像是一潭墨。


难得见他有点反应,虽说这年头还信所谓仁义之行圣人之道的人早绝迹了,秀才还是不想浪费自己前面说干的口水,喘了口气,继续背书: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况且孝经言: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公子既然无父无母,孤身一人,何不以天下为家,从亲天下人开始呢?”


木头少年人仍旧不言不语,秀才想想也对,这年头要是有人被这种大言孔孟的老道理给说通了那也是见了鬼,他正待想自己业已尽力,回去无非也就是捱顿白眼,拍拍膝盖叹息一声,打算起身。


没想到却被人扶起来了。


他出言,倒是一派诚恳:


“承蒙先生不弃,可我愚笨的很,可能不能达到先生所期。”


我晓得你笨啊,我聪明就行了!秀才一听来劲,握住他双手,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职业感激涕零,颤声道:


“公子若肯出手,区区不才,愿为公子驱驰!鞠躬尽瘁,竭尽所能,为公子谋算一二!”


“感先生大义……”少侠握住秀才的手,感慨道。不知是不是秀才看错了,那一双黑墨般的眼睛里竟有些水光。正待他思考,少侠却把一方手帕递到他手上,诚恳道。


“先生擦擦眼泪罢,年纪大了哭多了容易得风眼。”


要不是我还要靠你赚钱你这话说完可能会被我打死,先生心说,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哽咽道:


“我替天下百姓谢过公子!”


“是我要谢谢先生才是……”


直到擂台比武那一天,秀才方明白了县太爷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来请个毛头小子。


年轻,能打,那可太能打了啊!


他一把青釭剑,再寻常不过,街上打铁铺最贵可以卖到十文。在他手里硬生生成了无双利刃,名剑宝刀,竟然都敌不过他三尺青锋。他一身粗布白衣,长相只算得上端正,一把剑在手,似三月风折青黄柳,四月雨浇雪梨花,竟陡然添出一身名流气质来。


令人见之忘俗。


秀才看都看呆了。果然他无父无母又无依无靠,弱冠年纪就能让县太爷花这么多银子不是白瞎啊。


毫无疑问,他一剑问鼎武林,成了擂台比武的魁首。


天下第一剑后来二十年被吹的神乎其神,说是什么玄冥之铁东海精金,武林盟主木头小伙儿本人不置可否,继续兢兢业业干他的武林盟主罢了。


把武林至尊干成社畜的古往今来可能就他一个。他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算不上顺利,绕是他能打,也是身下大大小小深深浅浅一身口子。人非铁石,能打归能打,还会受伤的不是?更何况他又没什么背景,县太爷和藩王比算得上个屁的官,人家好言好语说尽他自岿然不动,差点打赢之后依旧被打死。


多亏秀才惜命,他刚找到这么个主,可不能随随便便让他死了。秀才没有官衔,不起眼反而成了好事,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反而正方便他行事。他游走几方藩王之间,好好的玩了一把二桃杀三士,看几个藩王你杀我我杀你玩个不亦乐乎,他自己卷了小包袱,让能打的木头小伙保护着他,一路走到了当时的小皇帝面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二人只愿为皇上所用。”


他看一边木头少侠还在发呆,赶紧扯了扯他衣摆让他跪下。


少年天子可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竟然真的出手。


还出成了。


少侠成了大侠,在皇帝的拥护下做了武林盟主,转过来就说要为天下求个清平,将将把武林换了底。


天下敬佩他大仁大义的有,骂他假仁假义的更多,奴颜屈膝就是奴颜屈膝,还要讲什么盛世清明,骗鬼呢?


只有秀才知道,还真不是,这个傻子,他真就是这么想的。


木头少年做了武林盟主,没钱秀才就做了他的谋士。武林盟主打架一流,但没有脑子。他不但没有脑子,还倔的一流,说是谁做了什么勾当,也不管人家势力如何会结下什么样的梁子,他就是一个字:管。


他没有脑子,做事说一就是一,留下的二三四五六全靠秀才给他收尸,秀才想骂人的时候更多,木头少侠的祖宗十八代早就被问候了好几百轮。可他一边骂,一边还是只能跟在后面收拾。


好容易走到现在,他还不想死啊。


所以木头少侠把他叫过来,搬出自己的旧匣子把这二十年工资递给他的时候,他差点把匣子砸到他脸上。


“盟主…此乃何意啊?”


“先生。”二十年风雨变换,少年人两边都生了些白发,他声音倒好像没变几分,平平淡淡的。


“我自知无力回天,这些年多谢先生周旋解救,这些银子虽然不多,先生拿去,日后或许用的上。”


“……”


做了二十年武林盟主,就存下来这点钱?秀才咬牙切齿,想想有些措辞有辱斯文,努力平心静气道:


“盟主说笑了。”


少侠哦不,中年大侠就又拿出几册账目,静静道:“先生二十年来从未算错过一笔账,这几个月流出去的钱都是帮我安抚各方势力,我感怀在心,但先生不必为我如此。”


“你都知道了……”秀才有些惊讶,他以为他从不看账本,也不懂得其中关窍。


“先生为我奔波劳碌,不值当的。当初我不过一介布衣,先生不嫌我愚钝,陈词大义,以家国天下之理教诲我。先生之恩,我终生不敢忘。然如今江湖已定,圣主也认为不需要我这样的人统领武林,我平时积仇又甚多,四面楚歌,死局既定,平白拖累了先生。”


“放屁!”去他妈的有辱斯文,秀才吼道:“什么大仁大义,你个傻子!我是为了纹银百两来找你的,圣主是对抗藩王找你的,武林中人是因为你一身武功所向无敌臣服你的!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我都是胡说的!只有你才信!”


“我怎会为了你劳碌奔波,我不过是还不想死!”


“可是先生,当初藩王割据,你明知圣主年幼,为什么还是选择了他呢。”


秀才愕然,无语道:“我…我是……”


“先生心有天下,高风亮节,可惜我太过愚钝,拖累了先生。如今天下一的牌匾被圣主撤下,众人皆知我失势……世上多贤才,先生……另觅他人罢。”


说话间外面喧哗一片,竟然是从前仇人与如今随大流的武林中人们冲进来,说是要明正轨避邪途了。


现在说跑也来不及了,盟主抽出青釭剑,把秀才护在身后,淡淡道:


“先生为我生华发,我为先生尽碧血。今日无论如何,我都会护得先生周全。”


天下第一的牌匾被轰然踩在脚下,刀剑声与厮杀声连成一片。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容貌清逸的老秀才坐在酒楼下,楼上说书先生正在唾沫飞溅:


“……那天下第一剑名副其实,一剑出来,大杀四方,只杀得血流成河,昏天黑地,可惜寡不敌众,英雄气短啊!”


老秀才听了半天,方听他讲到这里,留下两个铜板,在人群叫好声中转身走了。


“什么天下第一剑,不过是天下第一傻罢了……”


举目四望,晴天万里,碧水如绸,一树梨花洁白芬芳,竟与当年的少年人有些相似。


终究落花成泥,飘零而去,在风中湮灭无踪了。












评论 ( 32 )
热度 ( 1030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 我从哪里来 | Powered by LOFTER